匈牙利商资深技术客服 Han 专访|住屏东老家,领国外薪水!我如何远程工作,同时实现自己的绘画梦?

May 6, 2024

Photo from Han

【本文想让你知道的是】
1. 在「远程」日常中,Han 如何规划工作与生活?
2. 以远程模式工作,需要特别留意哪些事情?
3. 对于向往海外工作的读者,Han 有什么建议?

讲到数字游牧或远程工作,很多人快速会联想到的关键词之一,就是「自由」。有人利用这份自由玩遍世界,目前在匈牙利一家科技公司担任资深技术客服(Senior Technical Specialist)的 Han,则因着这份自由,在追寻自己的梦想上更有余裕。

远程替国外公司工作的日常是什么模样?如何帮助他更有余裕地实现绘画梦?视讯镜头另一端,人在屏东的 Han 谈起他的经验。

平时朝九晚六跨国工作,年度实体聚会彷佛「见网友」

Han 分享,虽然在家工作,但他每天仍保持规律作息,大约早上九点开始工作,午休后一路工作到晚上六点。作为公司在亚太区唯一的员工,因为时差问题,所以主管特意让他不必参加公司会议,也因此工作中多数时间,他都是独立作业,处理来自团队与客户端的需求。

他表示,比起过去在台湾、日本待的公司,目前这家匈牙利公司给予员工很大的自由度。老板更曾说过,他不管员工在哪、几点工作、工作多久,只要能把份内工作做好即可。

「不过公司对我们有绝对的信任,我们也不能辜负上司的信赖,必须达到该有的成果。」Han 表示,为了回报上级的信任,以及在远程工作模式中与团队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,在份内工作之外,他也会主动「做更多事」。举例来说,当欧洲同事需要和日本客户开会时,具备日文沟通能力的他会主动协助翻译;或者,他也会主动设计完整课程,协助新客户在试用期阶段,能更快上手公司的产品等。

在享受自由的同时,Han 也分享跨国远程工作会碰到的挑战。其一是沟通的实时性。当整个团队都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,有什么问题可以立刻当面沟通,但当整个团队四散在全球,沟通只能仰赖在线工具,当对方没有实时看到讯息并回复,他能做的就只有耐心等待。

他补充:「这也牵涉到我觉得远程工作很重要的特质,那就是自主性要够高、能独立作业。」他说自己的公司其实「炒人」不手软,先前有两位组里的同事被开除,在他看来就和「工作不够独立」有关。

远程工作的另一个挑战,就是人际沟通与合作。以 Han 来说,除了偶尔的会议时间,他几乎都是一个人工作,不会与同事、客户有太多互动。「因为我对这方面(社交)需求还好,所以这不是太大的问题,但我知道有些人可能很需要和人有互动,那这可能就要特别列入考虑。」

(Photo from iStock)

Han 也提到,虽然平时与同事的互动不多,但为了维系团队情谊,每年公司和部门几乎都各会有一次实体聚会,并且由公司补助机票和住宿。例如去年二月时,他到布达佩斯参加部门聚会,九月、十月时也参加为期约一周的全公司聚会。

「二月小组聚会的时候,我第一次见到我的组员,当时我第一个想法就是:『哇!你这么高啊?』毕竟平常都是透过视讯,你也不知道他是高是矮。」平时都在在线见面的同事忽然出现在眼前,他笑着说真是新奇的感觉。

「远程」让时间安排有弹性,工作之余热爱学画、旅行

许多数字游牧者会妥善利用时间弹性来四处旅行,但在 Han 的生活中,因为不必频繁移动,所以他投入自由时间在自己多年来的兴趣:绘画。最早学过计算机绘图,后来在疫情期间,也学了一年的素描及一年的水彩,目前每个礼拜四的下午,则是他的油画课时间。

他兴奋地展示自己刚替朋友的宠物画好的肖像,也聊到自己最早的职涯目标,其实就是制作自己喜欢的游戏,所以才早早就开始学画。虽然后来因故离开游戏业,但现在却也因为远程工作,得以更自由地调配时间,相对容易发展兴趣。

Han 也分享,一开始学画是基于兴趣,但随着在画室与老师、同学的互动增加,他发现这也成了他生活中主要的社交管道,「前面有讲到,我工作上不太有机会和人实际互动,学画让我有一个真实的社群可以交流。这也是我后来花时间发展兴趣的原因之一。」

Han 的画作。(图/Han 提供)

在发展绘画兴趣之外,Han 也会不定期安排旅行。

去年除了赴匈牙利两次参与公司与部门聚会,他也去了美国、日本与欧洲多国旅游。尤其在欧洲时,他也走访了许多博物馆与多位艺术大师生前居住的城市,满足自己对于艺术的爱好。虽然旅游的频率不如其他四处漫游的数字游牧者高,但在这个工作/生活模式中,他仍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步调。

谈起目前生活,Han 说虽然远程工作有其辛苦之处,但他自己很喜欢且能适应这样的模式。

过去在日本、台湾的工作经验中,他因为一些因素长时间倍感挫败,甚至还曾压力大到长皮蛇,「当时长在胸口附近,所以工作时不时会痛一下,好像心脏被压迫,真的很痛苦。」但现在,他建立了相对稳定的生活秩序,既能妥善完成工作,也不需牺牲个人生活。

Han 远赴画家穆夏出生的农村小镇,欣赏他离世前的其中一幅大作。(图/Han 提供)

Han 赴奥地利欣赏画家克林姆画作「吻」,并造访其工作室。(图/Han 提供)

有日、台、匈企业工作经验,语言及人脉是求职重点

Han 大学毕业后透过校内征才博览会,赴日本当程序工程师,待了五年的时间;后来回台湾到 Appier 担任技术客服工程师;接着又加入目前这家匈牙利公司。

回顾一路的职涯历程的同时,他也分享不同国家的职场文化。例如在日本,公司里非常重阶级,除了见到前辈一定要打招呼,新职员刚「入社」时,每天还要提早进公司,替办公室的加湿器加水,让前辈们能有最舒适的工作环境。

但也因为方方面面都讲求规矩,他在那段时间被训练得做事极有条理,「有些工程师其实不擅长沟通,但因为在日本那段时间受到的训练,我能够理解程序工程师的逻辑,并将之转换成非技术人员也听得懂的沟通语言。」

在现职的匈牙利公司,同事则非常注重 Work Life Balance,上司会主动提醒部属「今年有多少假还没请」,多数同事也经常是「请好请满」。他说:「我自己比较奴一点,工作这么久,去年才真的第一次请了一个月的假去旅游!」

另外,相较日本与台湾的同事,匈牙利同事的情感表达也更直接,能够更大方地赞美他人,这除了让他越来越有自信,也试着以同样的方式与同事互动。

对于有意和他一样争取海外职缺、让自己有更大机会能体验远程工作的工作者,他也建议考虑两个关键面向:语言能力人脉

即便不需要与同事面对面沟通,在海外企业工作仍需要与外语进行工作讨论,也因此,语言能力其实非常必要。而以 Han 的现职来说,因为工作上还需以日文服务日本客户,所以英、日文皆流利的条件,对于 Han 争取现职更是加分项。

在语言学习上,学日文三年即通过 N1 检定的 Han,也分享自己从大学就爱用的学习方式:「因为我喜欢看动画,所以我就去找中日双语字幕的动画来看。逐渐在脑海里建立日文的语感。」

而在人脉部分,Han 则表示,他除了第一份工作是仰赖大学征才博览会,其他包含现职在内的工作,全部都仰赖人脉介绍。想拓展人脉,除了经营 LinkedIn,他也建议无论你目前是在台湾或海外企业,都可以积极参与和海外接洽的机会,或者争取外派,「相对来讲,在那边的人一定可以获得比你更多的当地工作信息!」

(关于经营 LinkedIn 的实用眉角,欢迎参考大人学最新在线课程《V036 LinkedIn 经营全攻略:建立个人品牌,拓展国际人脉,让外商工作找到你》)

他也补充,自己现在这个在匈牙利公司的工作,也是因为上一份工作与日本团队合作,一位日本同事后来加入现职公司,并替他内推的。

对于向往海外工作的读者,Han 建议往这两个方向努力,在访谈最后,他也分享自己先前求职时考虑的一个面向:「我的资历对目前这份工作来说,其实是有点 Over Qualified 的。因为我想要更多的自由,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。」走往远程工作的过程中,这或许也是读者能放在心上的事。

求职时善用人脉并考虑能力需求、工作时掌握要领并妥善规划工作/私人时间,Han 得以兼顾职场表现与个人兴趣。他也提到,之后若要换工作,也会以能远程工作的选项为优先。如果你也想尝试数字游牧,不妨将 Han 的经验谈当作接下来努力的方向,或许有朝一日,你也能和他一样,在其中建立你自己最舒适的生活样貌!

  • 想了解更多工程师求职经验,欢迎参考 Han 的 Medium
  • 想欣赏更多 Han 的绘画作品,欢迎参考他的 Instagram

--

追踪数位游牧脸书粉丝团,与 instagram (@digital.nomad.press)掌握更多最新文章!

本站所有文章未经事先书面授权,请勿任意利用、引用、转载。

Editor Group/鐘敏瑜

Editor Group/鐘敏瑜

「數位遊牧 Digital Nomad」编辑,同时管理「大人学」、「專案管理生活思维」两个部落格的内容。曾任《经理人》记者、《风传媒》生活频道编辑,并有一年全职接案经验。期待在「數位遊牧」这个平台,与有志于游牧生活的读者分享游牧必备认知与精彩人物故事。

also